善恶的逻辑

是非善恶,是人生最重要的价值标准。一个人,究竟是好人,还是坏人?是智慧的人,还是愚昧的人?是一个让世界更和谐更美好的人,还是让世界更混乱更邪恶的人?这取决于这个人对善恶的判断,和面对善恶时,自己行为的选择。

一个人、一件事的善恶,并不是绝对的。善恶的判断,取决与价值观和信仰,取决于情形氛围。任何邪恶的事情上都能找到好或者善的一面。判断一人一事的善恶,离不开所处的环境,前因后果,以及判断的尺度、角度、及时间。好人可以做坏事。一件事始于善意,也可能产生恶的后果。反之亦然。

比如,父母疼爱孩子,照顾孩子,满足孩子的需要,是善。溺爱孩子,无原则满足孩子的要求,让孩子形成错误的价值观,就是恶。但一些老人眼里的溺爱行为,让孩子充分玩闹冒险,实际上是鼓励了孩子的自信,让孩子更有挑战精神,后来对孩子人生的成功产生正面影响,又是善。如果孩子长大后处在一个乱世衰世,幼年形成的大胆性格让他的人生更危险,就很难判断当初养育的好坏。大胆可能让他成功,但是他成功的结果也许会让世界更乱,也许会让世界更好。

一人一事,虽然很难判断绝对的善恶,但是却的确存在判断的标准。这个标准就是看此人此事最后是让这个世界更好,还是变糟。

什么样的一个世界是一个好的世界?不同价值观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,但是一个富足,友好,快乐的世界是大家都希望的,所以如果一个人的行为最后有利于这样一个世界的出现,就是善,相反的行为,就是恶。

如何让世界更富足?努力工作,正确认识客观世界,不断创新提高生产力,不断创造新的物质和精神财富,也就是要不断发展科学,技术,文化,即社会的文明发展。那么,能够促进社会文明发展的行为就是善,阻碍社会发展的行为就是恶。

比如,公平的贸易是社会分工和规模化生产的重要条件,也是生产效率提高和技术创新的推手。保证公平贸易就能促进社会发展,就是善,反之就是恶。春秋时齐国的管仲以工商贸易强齐,齐国人民就富足。宋朝的政治制度有利于工商贸易,发展成为中国古代经济文化的巅峰,也是当时世界上文化经济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国家。而后来的明清以海禁锁国,错过现代化的大好机会,让中国从世界的巅峰一路往下,从走向全面文明到走向全面愚昧,就是极大的恶。

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全人类共同发展,共同繁荣,已经是全人类的共识。促进全人类共同发展繁荣的行为就是善,相反则是恶。

全人类协同发展繁荣需要互相合作,互相激励,互相促进,有利于合作的行为就是善,否则是恶。

有哪些行为和观念是促进人类合作的呢?首先人类应该消除相互之间的敌意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不同国度文化之间的人群之间存在宿怨,阻碍了这些人群之间的合作。有利于消除敌意宿怨的行为就是善,而挑拨激化人群矛盾的行为就是恶。同样是历史的原因,各种宗教的原始教义里面都有对异教徒的强烈敌意。将宽容加入教义,消弭仇恨,就是善,宣扬和强调原始教义中的仇恨和敌意,就是恶。推而广之,对于全人类社会,强调宽容,消除敌意仇恨是善,反之则为恶。敌意仇恨的激烈形式就是仇杀和战争,因此,谴责和避免仇杀战争就是善,宣扬和发动仇杀战争就是恶。

全人类的合作发展,需要最多的人参与,最多的人享受发展的成果,但人和人之间必然有不同的观念,不同的生活状态,不同的诉求,因此我们应该努力寻找包容最多人的发展机制,包括价值观,社会制度,法律制度等。其中,共同包容发展的价值观是根本。违背此价值观的行为,制度,就是恶。

宽容,就是这一价值观的直接体现。它要求人们能够接纳与自己观念不同,利益不同的其他人,因为观念不同的人群之间仍然可以形成合作互利的关系,比如通过贸易互通有无,扬长避短,文化艺术作品可以互相借鉴互相欣赏。

宽容行为也有唯一的例外,就是对不宽容,也就是仇恨、挑拨、撕裂人群行为的抵制。对于个别不宽容别人的人,如果他能限制自己的行为,不对社会造成过大的危害,其他人也可以宽容他。

也就是说,宽容社会唯一不能宽容的,是不宽容,是执迷于自己的价值观或利益,侵犯其他人的利益,仇恨社会,撕裂社会的行为。

对于一般人,这些不宽容的行为很多并不容易辨别。它们往往以正义的面目出现。比如抹黑一类人,把一类人中个别人的不良行为描述为此类人的共性,并攻击迫害此类人全体。希特勒就特别善于利用这一手段蛊惑本国人民,以“为了德国,为了日耳曼民族的利益”为名,先后迫害本国多个阶层的少数人群,最后把德国和全世界都拖入到巨大的灾难之中。二战后,人类吸取到的最大教训,就是要宽容,要消除仇恨,包容发展。

在一个文明的社会中,挑起矛盾,歧视,仇恨,是最让人不齿的行为。因为这类行为的破坏性和迷惑性,需要特别地警惕。是否警惕歧视和仇恨,是否提倡宽容,是一个社会文明与否的试金石。

宽容的反面虽然是仇恨,歧视,但却经常把自己打扮为“正确”。曾经有人问一个原教旨主义国家的国王:“为什么我们国家允许你们的宗教传播,而你们国家里却不允许我们的信仰存在?”国王回答:“因为我们的宗教是唯一正确的,是唯一的真理。不符合我们教义的言论都是错误的,我们为什么要允许错误的宗教存在呢?”所以我们也需要警惕“正确”和“真理”。

人类和平,包容发展,是大是大非,是善恶的标准。它也随时体现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。

包容发展要求一个友好的社会环境,不能仇恨,不能歧视任何人。因而对任何人群,特别是少数人群、弱势人群的歧视,攻击,抹黑,就是恶。煽动很多人孤立针对一部分人的行为,就是恶。所有的人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尊重,权利,和社会保障,也有平等的尊重别人,帮助别人,宽容别人的义务。

社会的发展,需要科学技术的发展。科学探索要求真实地了解世界。所有有助于真实了解世界的科学探索行为,就是善,如尊重事实,保证事实准确,研发创造科学工具,鼓励怀疑,鼓励争论,加强交流合作,等等。而引起人们固步自封,错误认知世界的行为,就是恶。如近亲繁殖,打压不同意见,维护利益集团,图名图利,造假,为了小集团的利益传播不全面、甚至不实的信息,等等。而将学术之争,观点之争,转化为对对方的人身攻击,更是极恶。

社会发展,当然离不开商品生产。商品生产需要市场。开发占领市场有很多手段,虚假宣传,煽动不良情绪,贩卖焦虑,低价倾销,垄断,侵权,都可能有助于打开市场,但对社会整体的发展却有害,因此这些行为,就是恶。而提高效率,技术创新,提供真实客观的产品信息,以合理价格提供社会需要的产品和服务,就是善。

我们需要一个充满善意,合理和谐的社会,就要求我们每个人多行善,不作恶。

一般,善恶是极端,多数情况下需要寻找平衡。比如,竞争是需要的,但过度的竞争有害,什么程度才是过度,就需要讨论,并相应调整制度。客气礼貌谦让是善,但是形式化,太照顾,同样不好,该到什么程度,应该有一个共识。宽容表现为不容易被冒犯,但是如何保证自己的权益和提醒对方,同样有一个度。只要心存善念,粗糙一点没有关系。但大是大非的善恶,一定要有坚持。

我们自己不应该作恶,但是应该如何对待恶呢?

对待小恶,可以宽容,或者好言提醒。社会在变化,人的生活环境也在变化,有些以前,或者某些地方无伤大雅的小毛病,换了时间地点后不一定合适,但是当事人不一定了解。可以委婉提醒。

不要向恶看齐,即使因此有利益损失。比如有人对你出言不逊,你可以走开,可以问为什么,甚至反唇相讥,但是不应该针锋相对,激化矛盾。我们不能因为别人恶而让自己被人带恶,而是应该以善待恶,限制恶的发展,变恶为善。

但是如果对方是大恶呢?大恶能成,必有依恃,个人的力量一般无法与之抗衡。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文明的时代,大恶应该越来越少了,但是仍然可能存在。大恶需要整个社会的努力才能去除。作为个人,要做到不屈服,不参与。屈服也是认同。参与作恶就是恶。

奉劝现在那些有机会作恶的人,及时收手,不要作恶。现在的技术文明已经记录了所有的重要活动。言行,交往,财务往来,都是有记录的,都可以追溯。不要以为自己作恶可以逃脱正义的审判。人在做,大数据在记录。

一个善意,富足,智慧的社会是所有人的福利,个人的财富声名其次。在一个善的社会,所有人的生活都有保障,都有公平的机会和权利。在一个恶的社会,所有的人都不安全,不幸福。

行善的人多,这个世界就有更多的善。作恶的人多,这个世界就会充满恶。我们愿意生活在一个善的世界,还是一个恶的世界?我们愿意我们的后代生活在一个善的世界,还是一个恶的世界?

你的每个决定,都在影响世界的善恶演化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