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为人格

做人的底线,就是不能做畜生。暴力欺压别人的虎狼当然是畜生,给暴力当走狗的鹰犬当然也是。但不声不响埋头苦干的牛马呢?同样也是畜生啊。任人宰割的蝼蚁甚至还算不上畜生。人,生而为人,就是做一个合格的人,而不要当畜生。做人,就需要有人格。

现代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,很重要的一点是此人是否具有完整的人格。什么是完整的人格?是道德吗?道德不是依赖价值观,依赖个人信仰的吗?如果不是道德,那么是什么呢?

首先明确一下人格,或者完整人格的定义。心理学中,一般定义的人格指personality,通常翻译成性格,是一个人的全部心理特征,相对稳定,决定一个人的所有行为。但本文说的人格是指integrity,中文中并没有准确的对应,它指诚实,坚持真理,维护正义,行为符合高的伦理标准,大致可以理解为中国文化中的对圣人的要求。具体可以包括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传统美德。如按照孟子的描述,则一个义字可以包括。传统儒家概念中,仁是爱人之心,义是施仁之行,可以包括礼智信等具体行为。

所以完整人格,简称人格,或义,是对一个人行为准则较高的要求,但又是文明社会对每个公民的基本要求,比如诚实,守信,宽容,公正,等。由于人类社会的复杂性,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黑白分明,有明确的对错,但是完整的人格要求人以较高的伦理规范扬善祛恶,维护人类社会。

人也是动物,也有动物本能的行为。为了说明人格对行为的要求,可以与本能的动物行为相比较。

早先的人类,认为人和动物有本质的不同。随着对动物行为的广泛研究,我们发现人与动物的界限很模糊,原来我们认为人类独有的能力或特征,如工具制作,推理能力,社会责任,爱心,合作,语言,情感,等等,在动物行为中都很普遍。所有的感性元素,七情六欲,如喜爱,憎恶,焦虑,兴奋,恐怖,同情,盼望,亲情,母爱,沉溺,等,动物都有。利他,互相帮助等社会行为,在动物世界中甚至更复杂,更和谐。比如带小鲸的母鲸如果受到威胁,会呼救,听到呼救的雄鲸,虽然与它们没有亲缘关系,也会过来帮忙。火烈鸟,猪,猫鼬,等,会形成幼儿园,部分成年动物照顾未成年的幼仔。大象和鲸鱼都会对同伴的去世感到悲伤,甚至会长时间守护尸体。黑猩猩群落的社会关系就更复杂了,阴谋,联合,欺骗,残忍,依恋,……,完全可以跟人类野蛮时代的社会相比。

但是我们毕竟取得了更大的成就。我们有更完善的语言,更多的知识积累,更大的合作群体,更强的推理能力(这一点可以存疑),我们改变世界的能力超过了其它的动物。我们利用更多的工具,更多的能源,创造了更多的产品,更多的文化、信仰,……。但是我们同样也造成了破坏。我们带来了全球变暖,自然环境大规模改变,动植物大规模灭绝,……。

一个物种可以非常成功,但是对地球生命整体,互相争夺,倾轧的个体或群体,一般并不能导致地球的生命系统向着正确的方向演化。注意,这里我们又使用了“正确”一词。上一篇文章“善恶的逻辑”中,我们警告了“正确”滥用的问题。但是,如果生命必然向着复杂,智慧,行星,星际,……,这样的方向演化,那么生命系统的任何一种模式,是向这个方向发展的话,就可以认为是正确的,相反的,导致生命系统停滞不前,甚至灭绝的模式,那么就可以认为是错误的。上一篇文章中,我们确立的善恶的原则,实际上也是一样的,只不过限于人类社会。

我们的行为仍然受到我们的动物本能支配,也可以说,主要由我们的动物本能支配。饿了想吃,困了想睡,儿时依赖父母,性成熟后喜欢异性,通过撒谎或者暴力来争夺,……,我们追求快乐,我们厌恶痛苦,我们恐惧危险,……。作为个体,这些行为模式很自然,很天性。但是人类是一个有机的复杂社会,人如果只按照动物本能行为,就跟以前灭绝的99.9%的生物一样,无法引导生命系统走向有机成熟的智慧文明,被“大过滤”排斥在星际文明层级之外。所以,人类必须超越自己的动物本能,形成适合社会文明进步的行为规范,并要求每个人,至少大多数人遵守这些行为规范。

完整的人格就是能够自觉地、系统地、习惯地,遵循这些行为规范。

我们对照动物本能列举部分行为,区别哪些是本能的行为,哪些是完整人格要求的行为,以及社会应该有什么样的相关机制:

第一、维持社会健康秩序的行为。比如遵纪守法(社会秩序),环保(生态与环境秩序),对抗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,自律,提醒和纠正其他个体或系统,宽容(维护多样性)。对社会法律体系来说,要求建立宽严适度的法律体系,形成良好的监督纠错机制,保护弱者,保证宽容,保护见义勇为者。

这里的动物性行为当然是无视社会规范。仅仅一百年前,人们还习惯随地便溺。现在,随地吐痰,往车窗外扔东西,不尊重禁烟标志,等,仍然不少见。这些行为本来应该受到限制,社会应该有纠正机制。体现在个人之间,就是附近会有人提醒,显然我们很少看到这种提醒。这些行为,完整人格的人当然不会做,如果有人做,完整人格的人应该委婉提醒,并能处理提醒可能带来的不快。对于法律制度来说,一个完善的法律制度应该对这些行为进行提醒或轻微的处罚,比如随地吐痰的人打扫一处痰渍,闯红灯的人执勤小段时间,等等。强制轻微处罚法律制度,可以避免人格完整个人的人际关系两难处境。所以完善的法制是社会和谐和发展的基础。

遵纪社会约定的行为规范已经是超出动物本能的行为。

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就是宽容。高等动物虽然有爱,有亲情,也有结盟,妥协等行为,但主要靠打斗解决争端,没有人类提倡的宽容。宽容容许不同,承认对立方的权利。双方寻求共赢,弥合分歧。宽容是对对立双方的要求。如果强势一方不宽容,弱势方只能自卫,可能需要勇敢,但是也需要大度,不能激化矛盾,而是寻求全社会的支持,保障自己的利益。弱势方不宽容,强势方同样应该大度,促使弱势方接受宽容的理念,同时公平,提出最大程度保证双方利益的解决方案。宽容也包括容许一定程度的错误,用提倡和辩论代替强制。由于人类已经是地球上分布最广,种群数量最大,社会构成最复杂的高等动物,必然存在不同的信仰,不同的利益。不宽容导致互相恶性争斗,社会文明整体倒退。宽容是超出人类动物本能的行为,应该成为每个人的行为准则。

在制度上,宽容要求通过谈判协商解决问题。直接谈判没有结果,则可以寻求仲裁。而社会应该建立完善公正的仲裁机制。

第二、促进社会发展的行为。包括各领域的科学探索,怀疑,开拓。这里的领域包括社会制度,价值观,哲学观念,法律修正机制等。

虽然开拓新的生存空间也是动物的本能,研究性试错也是高等动物的正常行为,但是科学研究、质疑、讨论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人类独有的能力。动物的社会性行为模式比较稳定,虽然也会随着时间和环境变化,但是一般无法主动修正。几万年来,人类不但已经比较准确和深入地认识了客观世界,也比较客观地认识了自己,尽管大部分的认识是近一两百年内获得的。我们有哲学,自然科学,社会学,医学,心理学,……,等专门学科。我们不但知道自然怎么运作,也基本知道了我们自己和人类社会怎么运作。近百年的知识大爆炸,生产力大爆炸,比较长时间的世界和平,科学技术的大发展,让我们看到了不灭的星际智慧文明到来的曙光。我们对人格的要求就是,每个人都能看到和参与这一过程,而不是阻碍这一过程。

这里的动物性行为包括:相信直觉,不相信客观的证据,以个人喜好和愿望代替科学判断;只考虑自己的需要,或者小团体的需要,不考虑全人类共同发展的需要;等。

个人行为体现为严谨,客观,诚实,开放,积极,创新等。

第三、提高社会运作效率的行为。包括技术革新,制度创新,高效管理,基础建设,产业革命,等。这一条与第二条类似,但是偏向产业和技术,以及社会运作的具体机制。

在创新和探索的前沿,经常出现少数人垄断某一方面话语权的情况,监督机制难以发挥作用。技术上,这些人可以利用这种信息垄断或话语权谋取个人利益,比如论文作假,夸大某项技术的效益与可行性,商业财务作假,等等。极端情况下,少数人甚至可能左右人类未来。比如太空开发,在人工智能和太空无限资源条件下,一个公司甚至个人就可以形成碾压全人类的能力。这时候,每个人拥有心怀全人类的完整人格就非常重要。

我们的认识也在不断提高。比如进化论是科学的重大进步,但是一度导致优生学泛滥,被希特勒等恶意利用,为人类带来了深重灾难。即使在科学认识上,我们也很晚才了解到多样性的重要,并把它成为我们价值观的基础,即宽容。所以,对新的思潮,新的技术,我们必须有所警惕怀疑。

所有的恶,或者说,所有的行为,都可以有冠冕堂皇的理由。所以需要有所怀疑,有所制衡,不然任何行为模式都可能不受制约地发展,破坏人类社会的健康。比如,雄狮咬死非亲生幼狮,可以说是为了种群的强大。希特勒的种族屠杀,可以说是适者生存的需要,是为了促进人类社会进步。

简单地总结:

人类是动物,行为受动物本能支配,但是我们要发展成为智慧文明,我们的行为就必须适合智慧文明的要求,即摆脱动物性的控制,成为理性负责任的人。

我们不能做蝼蚁,不能当牛马,不能为虎狼,不能是寄生虫,不能当鹰犬,不能做飞蛾,……,而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。我们要对自己负责,对社会负责,对未来负责。

人类的动物性决定了人类可以构成一个动物性支配的社会。动物性不同于人性,排斥人性,虽然人性容纳动物性。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,就是人类摆脱动物性,向人性发展的过程。越是文明的社会,人性在社会中越显著,越多的人拥有完整的人格。

在一个动物性的社会,拥有完整人格的人将承受很大的压力。因为动物性的社会也是一个自洽的社会。《白鹿原》里,黑娃觉醒之前痛恨正直的白嘉轩。孔子潦倒,颜回早夭,孟子说:“贫贱不移,富贵不淫,威武不屈”。但是如果不坚持,人性就难以发挥,人类就会停留在动物阶段,然后像恐龙一样,在某一次不可预计的灾难中,或者自己,灭绝。

补充说明几点:

完善的人格不是道德,虽然很多情况下,与道德内涵近似。在拥有话语权的情况下,任何行为都可以打扮成道德的行为,比如希特勒种族灭绝和雄狮杀幼。

我们不能从道德角度评判动物的任何行为。比如雄狮杀幼,很残忍,对狮子种群也不利(基因单一化),但是顶级捕食者的弱化对维持整个生态圈的平衡却是必要的,所以也可以说,雄狮杀幼是对地球生命系统负责的高尚行为。

自律,纠正,和宽容是相容的。每个人对自己也有自律和宽容,对别人可以委婉提醒也可以宽容。

批评和宽容可以让人审视所有的行为。宽容让不同的行为在不同条件下也有尝试实践的机会,产生人类行为更广泛的多样性。

完整的人格应该是文明社会对每个人的要求,不是只对高尚者的要求,是必须,不是可选。文明社会必须保证完善人格的人主导社会。就像闯红灯,是每个人都不能闯红灯,而不是只有部分高尚的人不能闯红灯。需要有监督和规则维护机制。但机制可以人性化。文明社会的教育必须传播完善的人格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